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2013-09-23 13:54:30 56 阅读全文
视频: 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视频: 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视频: 创业路上【第32期上】车库咖啡中秋节北方国际射击场打靶游...

2014-05-27 04:47:46 优酷 阅读全文
视频: 北方射击场 03VA0

视频: 北方射击场 03VA0

视频: 北方射击场 03VA0...

2014-02-28 10:39:50 优酷 阅读全文
俄坦克在叙利亚夜间射击 场面惊人

俄坦克在叙利亚夜间射击 场面惊人

俄坦克在叙利亚夜间射击 场面惊人...

2016-02-18 09:55:44 爱奇艺 阅读全文
各式枪械火炮射击场面,很屌! 标清

各式枪械火炮射击场面,很屌! 标清

各式枪械火炮射击场面,很屌! 标清...

2013-11-18 03:17:40 爱奇艺 阅读全文
视频: 射击场打枪美国秃鹰气枪

视频: 射击场打枪美国秃鹰气枪

视频: 射击场打枪美国秃鹰气枪...

2016-05-03 20:26:03 优酷 阅读全文
看看北方火锅涮什么?505【处女座的吃货】中国吃播,橙子投稿

看看北方火锅涮什么?505【处女座的吃货】中国吃播,橙子投稿

看看北方火锅涮什么?505【处女座的吃货】中国吃播,橙子投稿...

2016-09-04 18:30:48 爱奇艺 阅读全文

  采访手记:和林汝为的访问是在所有同事含着热泪的情况下结束,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用时断时续的语言回忆着那个年代里拍摄《四世同堂》的经历,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印刻在心里。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她有着那个年代走过的人那种质朴和执著,比如不避讳自己没有拍戏经验的经历,也对自己选择的题材有着自己的坚持,借新版《四世同堂》播出的契机,重新又观看了老版,经典依旧。

  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

  主持人刘杨:就是林导当时我们知道您拍摄第一部戏是在1984年拍《四世同堂》,当时拍摄环境很难吧?

  林汝为:那当然,其实我第一部戏并不是《四世同堂》,我是电影厂的,当时我跟我爱人已经是小孩都比我高了,还没有调在一起,后来小平同志上台了,就是给了400个专家的名额,后来我是那个机会过来了。过来以后我对电视剧不了解,但是呢,我非常想弄。

  主持人刘杨:在您看来觉得这种形式就是新鲜的?

  林汝为:形式是新鲜的,另外就是它的可能性太适合中国人了。当然了你说年轻人有那么长时间看一部东西,一般人来说做不到,我们能够念那么厚的书,是因为我们干这行,所以你可以拿出时间来,干别的东西就很难了,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挺好。

  主持人刘杨:怎么能够接到了这个指令说你来给我拍这个《四世同堂》?

  林汝为:当时我们中心我说实在的,你也别笑话,我们在西三环立交桥下面那个地方,农民盖了两趟平房,一趟租给了出版社,一趟租给了我们中心。完了我们中心有几个机器,但是没有桌椅板凳,所以要开会就坐在窗户台上说说事什么的,就是这样。可是那时候呢,就说咱们既然要成立这个中心,总得有东西可拍,为什么我说我第一部戏不是《四世同堂》,因为我刚从电影厂调过来,我就跟我们技术部门的人说,我说你这机器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培训一把吧,我说要不然我不行,我弄电影机器,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后来他们就给我讲,你学不会,这个是电子的,你那个是胶片的。我说对,但是胶片跟电子怎么能够拍出共同的东西来让大家看呢。所以那时候技术人员就说那好吧,就给你简单说一说,这个钮管这个,那个钮管这个,我说那是操作问题,你给我讲讲原理,讲讲它对于色彩对于灯光有什么敏感的地方,或者是可以调整的地方,或者它的表现力怎么样,就问这个。后来人家也不耐烦了说得了,要不然你干一个,你做一个片子我就告诉你。这样我就在报纸上找了一个小说,就是《大能人》,现在我知道其中一个作者已经没有了,它是一个短篇小说,稍长一点点不到一版,就等于多半版,因为我跟姜昆、李文华还有我爱人我们四个人特别好,所以我就跟他说,我说你们俩帮助咱们拍一个戏行吗?他们俩说我们要上香港,我说去多久,说去一个礼拜,那咱们就拍吧,一个礼拜我一定拍完。完了就跟领导说了,领导看了那个报纸说可以,你试试,我说我就是试试,完了我们就没有钱,领导还说我们得批一下,我说你批吧,我这儿找了5000块钱,我就开始拍。我们就在四季青,那黄瓜棚里头拍的,拍完了让他们一个礼拜他们两人就走了,完了就让领导审查,我们局里头那些头儿乐的说太可乐了,说这老太太行,就这么着。后来我爱人在国外工作,我说你说这厂它有一台机器,别的啥也没有,这可怎么弄。当时我们都是《四世同堂》小说的迷,我们家里几口人都抢着看这个书,包括孩子,所以我们只好跑到新华书店再买一套,这样就觉得非常有意思,老舍先生写了这一段日本人占领北京的事情,就可以拍。

  主持人刘杨:很值得拍。

  林汝为:因为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因为我觉得第一他爱国,他回来了,再一个他爱老百姓。他在重庆抗日战争的时候,他成为艺术家协会的秘书长,这是抗日战争起来,后来他在美国,他在美国写了这个书。回来他心里头他爱老百姓,所以有很多老百姓的朋友。

  主持人刘杨:领导当时立刻批准你可以拍这个戏?

  林汝为:我打一个报告,我就说了一下为什么要拍这个戏,后来当时我就说这个厂,你说他是办还是不办,桌椅板凳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爱人就说,如果他们同意拍《四世同堂》,你就在这儿干吧,如果不同意拍,你就到使馆跟我们一块干去吧,就这么着我就打了一个报告。打了一个报告五天局党组就开会,局党组开扩大会就把导演、编剧都整去坐那儿开会,后来又一位女同志她是管广播电台,她就说我们把《四世同堂》变成读这个小说,他说观众来多少信,她就拿了一大包往桌上一搁,后来我们党组就说,这个书那么好,那咱们就拍呗。

  当时我就傻了,老同志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主持人刘杨:其实这个很长,对您来说是不是特别大的挑战和困难?

  林汝为:一百万字,三部。因为我那时候已经看了大概7、8遍了。

  主持人刘杨:就用一台机器,整个班子怎么搭建的,在这样困难情况下?

  林汝为:厂长找北京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不是有机器吗,就借一台,我们那台机器基本上没用,因为制式不对。

  主持人刘杨:从头到尾就是一台机器?

  林汝为:对,极个别的时候再跟他借用几个小时那样子,基本上就是那样。

  主持人刘杨:您觉得当时拍摄最困难最难以克服的问题是什么?

  林汝为:最难以克服的,其实我觉得是适应的问题,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请的这些演员吧,他们都是表演是很有经验的,另外那时候的演员是非常刻苦的,像他们写这个笔记,我们把演员都圈到八一射击场,在八一射击场运动员没在那儿那些地方我们住,他们每个人写的笔记,包括卡片一场戏一场戏的都这么厚一摞一摞的,而且每天都是非常认真把他们自己衣服穿上,都穿平底鞋,他们大褂穿上甩不起来的不会走路诸如此类的,所以他们都是很用功的。

  主持人刘杨:那时候有片酬这么一说吗?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你们也没有稿酬?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怎么去维持,比如把演员聚在一起?

  林汝为:跟剧院演戏一样,是一种任务。

  主持人刘杨:您当时有补助吗?

  林汝为:补助有啊,1.5元,管饭,你这1.5元自己带饭,这里面我觉得有一些事情是让我很难忘的,比如说我们筹备了很长时间,然后我们开始要拍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单位的领导什么都来看看大家,看看大家完了就走了,走了以后我们计划已经拍了一个星期,就是往下拍什么东西。然后晚上就是说青艺来了,因为当时有几位是青艺的演员。说青艺来车我就想青艺的领导来看他们演员了,这是很自然的事,所以我就觉得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没去。过一会儿他们来找我了,说坏了,我说怎么了,他们说演白巡长,白巡长外景戏很长的,而且头一场就有他的戏,他说他的夫人今天上午去世了。当时我就想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回事,还没拍明天早晨就要起早就要拍了,这不是头一天都布置好了吗,完了晚上他说。说了以后我说赶紧我把制片人全找一块串起来,因为计划一出来所有部门都得跟上,什么服装、化妆全部支景乱七八糟全跟上,那个时候后来我就说赶紧请他回去吧,然后他走了。走了第二天我们按新的计划在拍,到晚上他回来了,当时我就傻了,我说怎么回事,老夫老妻了你没送他走吗,他说我送了,他说叫孩子们上午都回来了,下午我们就火葬了,他说事儿都完了。我觉得这人心怎么能回到戏上来,另外我是觉得真是老同志这种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我说你这两天先别拍戏,因为我计划已经串了,现在你就休息两天,看看戏吧,给他们挑挑毛病,老同志帮帮忙,就这么。

  主持人刘杨:现在回忆起这一段来还是觉得很感动。

  林汝为:那当然,我是觉得非常意外,另外我就没有想到他们为了事业会这样。

  主持人刘杨:对您触动很大。

  林汝为:对。

  主持人刘杨:其实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你再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觉得现在不再可能有这样敬业精神去做这件事情?

  林汝为:也不能说一定没有,但是比较少。像我们祁老太爷他有非常严重肺心病,等拍完一年以后他去世了,当时他已经病的很厉害,他每天必须吃一种药,我不知道那叫什么药,反正每天得吃那个药,不然他的呼吸就非常困难。但是只要是激情戏他一定不吃药了,他就任自己上不来气喘。

  主持人刘杨:导演您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有没有监视器后面看到那些场景觉得受不了自己也会感动落泪。

  林汝为:我这人不太爱哭,但是我有时候非常难过,你像我看妞子,妞子死以前那场戏,她不是肚子痛,叫唤滚什么的,化完妆她跟我说,那么点小姑娘,她说导演您再跟我说说戏吧,我就看着她那脸,我简直不行了,后来我说妞子你就原谅我吧,我说我现在说不了这戏,我说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你心里懂,我说你让我上一边去,她说行,这样我就躲开了,不然我当场就得大哭,我确实是受不了,我觉得是一个生命,饿死了。

  主持人刘杨:导演这次来是领我们一个杰出贡献奖,这也代表对您成就一个很大的肯定,其实现在有很多后辈导演包括第五代,包括很多70代导演,你对他们或者对他拍摄作品有一个什么样的建议跟意见吗??

  林汝为:我觉得现在跟我们那时候应该说物质条件、设备条件各方面条件都不一样。当然了我觉得剧本的内容丰富也是没法比的。但是有一些生产的过程,有些生产方面的事情,我是觉得还是要很认真。为什么呢?如果一个人催,大家也可能还不算太紧张,有好几个人催,我要跟别人合作,我得跟那制片人说,我说有一个条件,我就一个条件,他说什么条件你说,我说当演员有“激情戏”的时候,你要给我时间,给我时间就是给演员时间,给演员时间,演员有什么要跟讨论的,另外演员情绪是不是能够达到不要催,我说我保证你地外损失地外补,我一定加班加点的就把它完成,不会拖你的期。但是这个我就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能答应咱们合作,如果不能答应咱们就以后有机会再说了,这是我的态度。

  主持人刘杨:谢谢导演。

  采访手记:和林汝为的访问是在所有同事含着热泪的情况下结束,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用时断时续的语言回忆着那个年代里拍摄《四世同堂》的经历,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印刻在心里。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她有着那个年代走过的人那种质朴和执著,比如不避讳自己没有拍戏经验的经历,也对自己选择的题材有着自己的坚持,借新版《四世同堂》播出的契机,重新又观看了老版,经典依旧。   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   主持人刘杨:就是林导当时我们知道您拍摄第一部戏是在1984年拍《四世同堂》,当时拍摄环境很难吧?   林汝为:那当然,其实我第一部戏并不是《四世同堂》,我是电影厂的,当时我跟我爱人已经是小孩都比我高了,还没有调在一起,后来小平同志上台了,就是给了400个专家的名额,后来我是那个机会过来了。过来以后我对电视剧不了解,但是呢,我非常想弄。   主持人刘杨:在您看来觉得这种形式就是新鲜的?   林汝为:形式是新鲜的,另外就是它的可能性太适合中国人了。当然了你说年轻人有那么长时间看一部东西,一般人来说做不到,我们能够念那么厚的书,是因为我们干这行,所以你可以拿出时间来,干别的东西就很难了,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挺好。   主持人刘杨:怎么能够接到了这个指令说你来给我拍这个《四世同堂》?   林汝为:当时我们中心我说实在的,你也别笑话,我们在西三环立交桥下面那个地方,农民盖了两趟平房,一趟租给了出版社,一趟租给了我们中心。完了我们中心有几个机器,但是没有桌椅板凳,所以要开会就坐在窗户台上说说事什么的,就是这样。可是那时候呢,就说咱们既然要成立这个中心,总得有东西可拍,为什么我说我第一部戏不是《四世同堂》,因为我刚从电影厂调过来,我就跟我们技术部门的人说,我说你这机器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培训一把吧,我说要不然我不行,我弄电影机器,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后来他们就给我讲,你学不会,这个是电子的,你那个是胶片的。我说对,但是胶片跟电子怎么能够拍出共同的东西来让大家看呢。所以那时候技术人员就说那好吧,就给你简单说一说,这个钮管这个,那个钮管这个,我说那是操作问题,你给我讲讲原理,讲讲它对于色彩对于灯光有什么敏感的地方,或者是可以调整的地方,或者它的表现力怎么样,就问这个。后来人家也不耐烦了说得了,要不然你干一个,你做一个片子我就告诉你。这样我就在报纸上找了一个小说,就是《大能人》,现在我知道其中一个作者已经没有了,它是一个短篇小说,稍长一点点不到一版,就等于多半版,因为我跟姜昆、李文华还有我爱人我们四个人特别好,所以我就跟他说,我说你们俩帮助咱们拍一个戏行吗?他们俩说我们要上香港,我说去多久,说去一个礼拜,那咱们就拍吧,一个礼拜我一定拍完。完了就跟领导说了,领导看了那个报纸说可以,你试试,我说我就是试试,完了我们就没有钱,领导还说我们得批一下,我说你批吧,我这儿找了5000块钱,我就开始拍。我们就在四季青,那黄瓜棚里头拍的,拍完了让他们一个礼拜他们两人就走了,完了就让领导审查,我们局里头那些头儿乐的说太可乐了,说这老太太行,就这么着。后来我爱人在国外工作,我说你说这厂它有一台机器,别的啥也没有,这可怎么弄。当时我们都是《四世同堂》小说的迷,我们家里几口人都抢着看这个书,包括孩子,所以我们只好跑到新华书店再买一套,这样就觉得非常有意思,老舍先生写了这一段日本人占领北京的事情,就可以拍。   主持人刘杨:很值得拍。   林汝为:因为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因为我觉得第一他爱国,他回来了,再一个他爱老百姓。他在重庆抗日战争的时候,他成为艺术家协会的秘书长,这是抗日战争起来,后来他在美国,他在美国写了这个书。回来他心里头他爱老百姓,所以有很多老百姓的朋友。   主持人刘杨:领导当时立刻批准你可以拍这个戏?   林汝为:我打一个报告,我就说了一下为什么要拍这个戏,后来当时我就说这个厂,你说他是办还是不办,桌椅板凳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爱人就说,如果他们同意拍《四世同堂》,你就在这儿干吧,如果不同意拍,你就到使馆跟我们一块干去吧,就这么着我就打了一个报告。打了一个报告五天局党组就开会,局党组开扩大会就把导演、编剧都整去坐那儿开会,后来又一位女同志她是管广播电台,她就说我们把《四世同堂》变成读这个小说,他说观众来多少信,她就拿了一大包往桌上一搁,后来我们党组就说,这个书那么好,那咱们就拍呗。   当时我就傻了,老同志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主持人刘杨:其实这个很长,对您来说是不是特别大的挑战和困难?   林汝为:一百万字,三部。因为我那时候已经看了大概7、8遍了。   主持人刘杨:就用一台机器,整个班子怎么搭建的,在这样困难情况下?   林汝为:厂长找北京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不是有机器吗,就借一台,我们那台机器基本上没用,因为制式不对。   主持人刘杨:从头到尾就是一台机器?   林汝为:对,极个别的时候再跟他借用几个小时那样子,基本上就是那样。   主持人刘杨:您觉得当时拍摄最困难最难以克服的问题是什么?   林汝为:最难以克服的,其实我觉得是适应的问题,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请的这些演员吧,他们都是表演是很有经验的,另外那时候的演员是非常刻苦的,像他们写这个笔记,我们把演员都圈到八一射击场,在八一射击场运动员没在那儿那些地方我们住,他们每个人写的笔记,包括卡片一场戏一场戏的都这么厚一摞一摞的,而且每天都是非常认真把他们自己衣服穿上,都穿平底鞋,他们大褂穿上甩不起来的不会走路诸如此类的,所以他们都是很用功的。   主持人刘杨:那时候有片酬这么一说吗?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你们也没有稿酬?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怎么去维持,比如把演员聚在一起?   林汝为:跟剧院演戏一样,是一种任务。   主持人刘杨:您当时有补助吗?   林汝为:补助有啊,1.5元,管饭,你这1.5元自己带饭,这里面我觉得有一些事情是让我很难忘的,比如说我们筹备了很长时间,然后我们开始要拍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单位的领导什么都来看看大家,看看大家完了就走了,走了以后我们计划已经拍了一个星期,就是往下拍什么东西。然后晚上就是说青艺来了,因为当时有几位是青艺的演员。说青艺来车我就想青艺的领导来看他们演员了,这是很自然的事,所以我就觉得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没去。过一会儿他们来找我了,说坏了,我说怎么了,他们说演白巡长,白巡长外景戏很长的,而且头一场就有他的戏,他说他的夫人今天上午去世了。当时我就想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回事,还没拍明天早晨就要起早就要拍了,这不是头一天都布置好了吗,完了晚上他说。说了以后我说赶紧我把制片人全找一块串起来,因为计划一出来所有部门都得跟上,什么服装、化妆全部支景乱七八糟全跟上,那个时候后来我就说赶紧请他回去吧,然后他走了。走了第二天我们按新的计划在拍,到晚上他回来了,当时我就傻了,我说怎么回事,老夫老妻了你没送他走吗,他说我送了,他说叫孩子们上午都回来了,下午我们就火葬了,他说事儿都完了。我觉得这人心怎么能回到戏上来,另外我是觉得真是老同志这种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我说你这两天先别拍戏,因为我计划已经串了,现在你就休息两天,看看戏吧,给他们挑挑毛病,老同志帮帮忙,就这么。   主持人刘杨:现在回忆起这一段来还是觉得很感动。   林汝为:那当然,我是觉得非常意外,另外我就没有想到他们为了事业会这样。   主持人刘杨:对您触动很大。   林汝为:对。   主持人刘杨:其实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你再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觉得现在不再可能有这样敬业精神去做这件事情?   林汝为:也不能说一定没有,但是比较少。像我们祁老太爷他有非常严重肺心病,等拍完一年以后他去世了,当时他已经病的很厉害,他每天必须吃一种药,我不知道那叫什么药,反正每天得吃那个药,不然他的呼吸就非常困难。但是只要是激情戏他一定不吃药了,他就任自己上不来气喘。   主持人刘杨:导演您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有没有监视器后面看到那些场景觉得受不了自己也会感动落泪。   林汝为:我这人不太爱哭,但是我有时候非常难过,你像我看妞子,妞子死以前那场戏,她不是肚子痛,叫唤滚什么的,化完妆她跟我说,那么点小姑娘,她说导演您再跟我说说戏吧,我就看着她那脸,我简直不行了,后来我说妞子你就原谅我吧,我说我现在说不了这戏,我说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你心里懂,我说你让我上一边去,她说行,这样我就躲开了,不然我当场就得大哭,我确实是受不了,我觉得是一个生命,饿死了。   主持人刘杨:导演这次来是领我们一个杰出贡献奖,这也代表对您成就一个很大的肯定,其实现在有很多后辈导演包括第五代,包括很多70代导演,你对他们或者对他拍摄作品有一个什么样的建议跟意见吗??   林汝为:我觉得现在跟我们那时候应该说物质条件、设备条件各方面条件都不一样。当然了我觉得剧本的内容丰富也是没法比的。但是有一些生产的过程,有些生产方面的事情,我是觉得还是要很认真。为什么呢?如果一个人催,大家也可能还不算太紧张,有好几个人催,我要跟别人合作,我得跟那制片人说,我说有一个条件,我就一个条件,他说什么条件你说,我说当演员有“激情戏”的时候,你要给我时间,给我时间就是给演员时间,给演员时间,演员有什么要跟讨论的,另外演员情绪是不是能够达到不要催,我说我保证你地外损失地外补,我一定加班加点的就把它完成,不会拖你的期。但是这个我就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能答应咱们合作,如果不能答应咱们就以后有机会再说了,这是我的态度。   主持人刘杨:谢谢导演。

  采访手记:和林汝为的访问是在所有同事含着热泪的情况下结束,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用时断时续的语言回忆着那个年代里拍摄《四世同堂》的经历,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印刻在心里。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她有着那个年代走过的人那种质朴和执著,比如不避讳自己没有拍戏经验的经历,也对自己选择的题材有着自己的坚持,借新版《四世同堂》播出的契机,重新又观看了老版,经典依旧。   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   主持人刘杨:就是林导当时我们知道您拍摄第一部戏是在1984年拍《四世同堂》,当时拍摄环境很难吧?   林汝为:那当然,其实我第一部戏并不是《四世同堂》,我是电影厂的,当时我跟我爱人已经是小孩都比我高了,还没有调在一起,后来小平同志上台了,就是给了400个专家的名额,后来我是那个机会过来了。过来以后我对电视剧不了解,但是呢,我非常想弄。   主持人刘杨:在您看来觉得这种形式就是新鲜的?   林汝为:形式是新鲜的,另外就是它的可能性太适合中国人了。当然了你说年轻人有那么长时间看一部东西,一般人来说做不到,我们能够念那么厚的书,是因为我们干这行,所以你可以拿出时间来,干别的东西就很难了,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挺好。   主持人刘杨:怎么能够接到了这个指令说你来给我拍这个《四世同堂》?   林汝为:当时我们中心我说实在的,你也别笑话,我们在西三环立交桥下面那个地方,农民盖了两趟平房,一趟租给了出版社,一趟租给了我们中心。完了我们中心有几个机器,但是没有桌椅板凳,所以要开会就坐在窗户台上说说事什么的,就是这样。可是那时候呢,就说咱们既然要成立这个中心,总得有东西可拍,为什么我说我第一部戏不是《四世同堂》,因为我刚从电影厂调过来,我就跟我们技术部门的人说,我说你这机器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培训一把吧,我说要不然我不行,我弄电影机器,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后来他们就给我讲,你学不会,这个是电子的,你那个是胶片的。我说对,但是胶片跟电子怎么能够拍出共同的东西来让大家看呢。所以那时候技术人员就说那好吧,就给你简单说一说,这个钮管这个,那个钮管这个,我说那是操作问题,你给我讲讲原理,讲讲它对于色彩对于灯光有什么敏感的地方,或者是可以调整的地方,或者它的表现力怎么样,就问这个。后来人家也不耐烦了说得了,要不然你干一个,你做一个片子我就告诉你。这样我就在报纸上找了一个小说,就是《大能人》,现在我知道其中一个作者已经没有了,它是一个短篇小说,稍长一点点不到一版,就等于多半版,因为我跟姜昆、李文华还有我爱人我们四个人特别好,所以我就跟他说,我说你们俩帮助咱们拍一个戏行吗?他们俩说我们要上香港,我说去多久,说去一个礼拜,那咱们就拍吧,一个礼拜我一定拍完。完了就跟领导说了,领导看了那个报纸说可以,你试试,我说我就是试试,完了我们就没有钱,领导还说我们得批一下,我说你批吧,我这儿找了5000块钱,我就开始拍。我们就在四季青,那黄瓜棚里头拍的,拍完了让他们一个礼拜他们两人就走了,完了就让领导审查,我们局里头那些头儿乐的说太可乐了,说这老太太行,就这么着。后来我爱人在国外工作,我说你说这厂它有一台机器,别的啥也没有,这可怎么弄。当时我们都是《四世同堂》小说的迷,我们家里几口人都抢着看这个书,包括孩子,所以我们只好跑到新华书店再买一套,这样就觉得非常有意思,老舍先生写了这一段日本人占领北京的事情,就可以拍。   主持人刘杨:很值得拍。   林汝为:因为我心里头特别尊重老舍先生,因为我觉得第一他爱国,他回来了,再一个他爱老百姓。他在重庆抗日战争的时候,他成为艺术家协会的秘书长,这是抗日战争起来,后来他在美国,他在美国写了这个书。回来他心里头他爱老百姓,所以有很多老百姓的朋友。   主持人刘杨:领导当时立刻批准你可以拍这个戏?   林汝为:我打一个报告,我就说了一下为什么要拍这个戏,后来当时我就说这个厂,你说他是办还是不办,桌椅板凳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爱人就说,如果他们同意拍《四世同堂》,你就在这儿干吧,如果不同意拍,你就到使馆跟我们一块干去吧,就这么着我就打了一个报告。打了一个报告五天局党组就开会,局党组开扩大会就把导演、编剧都整去坐那儿开会,后来又一位女同志她是管广播电台,她就说我们把《四世同堂》变成读这个小说,他说观众来多少信,她就拿了一大包往桌上一搁,后来我们党组就说,这个书那么好,那咱们就拍呗。   当时我就傻了,老同志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主持人刘杨:其实这个很长,对您来说是不是特别大的挑战和困难?   林汝为:一百万字,三部。因为我那时候已经看了大概7、8遍了。   主持人刘杨:就用一台机器,整个班子怎么搭建的,在这样困难情况下?   林汝为:厂长找北京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不是有机器吗,就借一台,我们那台机器基本上没用,因为制式不对。   主持人刘杨:从头到尾就是一台机器?   林汝为:对,极个别的时候再跟他借用几个小时那样子,基本上就是那样。   主持人刘杨:您觉得当时拍摄最困难最难以克服的问题是什么?   林汝为:最难以克服的,其实我觉得是适应的问题,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请的这些演员吧,他们都是表演是很有经验的,另外那时候的演员是非常刻苦的,像他们写这个笔记,我们把演员都圈到八一射击场,在八一射击场运动员没在那儿那些地方我们住,他们每个人写的笔记,包括卡片一场戏一场戏的都这么厚一摞一摞的,而且每天都是非常认真把他们自己衣服穿上,都穿平底鞋,他们大褂穿上甩不起来的不会走路诸如此类的,所以他们都是很用功的。   主持人刘杨:那时候有片酬这么一说吗?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你们也没有稿酬?   林汝为:没有。   主持人刘杨:怎么去维持,比如把演员聚在一起?   林汝为:跟剧院演戏一样,是一种任务。   主持人刘杨:您当时有补助吗?   林汝为:补助有啊,1.5元,管饭,你这1.5元自己带饭,这里面我觉得有一些事情是让我很难忘的,比如说我们筹备了很长时间,然后我们开始要拍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单位的领导什么都来看看大家,看看大家完了就走了,走了以后我们计划已经拍了一个星期,就是往下拍什么东西。然后晚上就是说青艺来了,因为当时有几位是青艺的演员。说青艺来车我就想青艺的领导来看他们演员了,这是很自然的事,所以我就觉得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没去。过一会儿他们来找我了,说坏了,我说怎么了,他们说演白巡长,白巡长外景戏很长的,而且头一场就有他的戏,他说他的夫人今天上午去世了。当时我就想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回事,还没拍明天早晨就要起早就要拍了,这不是头一天都布置好了吗,完了晚上他说。说了以后我说赶紧我把制片人全找一块串起来,因为计划一出来所有部门都得跟上,什么服装、化妆全部支景乱七八糟全跟上,那个时候后来我就说赶紧请他回去吧,然后他走了。走了第二天我们按新的计划在拍,到晚上他回来了,当时我就傻了,我说怎么回事,老夫老妻了你没送他走吗,他说我送了,他说叫孩子们上午都回来了,下午我们就火葬了,他说事儿都完了。我觉得这人心怎么能回到戏上来,另外我是觉得真是老同志这种敬业精神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我说你这两天先别拍戏,因为我计划已经串了,现在你就休息两天,看看戏吧,给他们挑挑毛病,老同志帮帮忙,就这么。   主持人刘杨:现在回忆起这一段来还是觉得很感动。   林汝为:那当然,我是觉得非常意外,另外我就没有想到他们为了事业会这样。   主持人刘杨:对您触动很大。   林汝为:对。   主持人刘杨:其实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你再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觉得现在不再可能有这样敬业精神去做这件事情?   林汝为:也不能说一定没有,但是比较少。像我们祁老太爷他有非常严重肺心病,等拍完一年以后他去世了,当时他已经病的很厉害,他每天必须吃一种药,我不知道那叫什么药,反正每天得吃那个药,不然他的呼吸就非常困难。但是只要是激情戏他一定不吃药了,他就任自己上不来气喘。   主持人刘杨:导演您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有没有监视器后面看到那些场景觉得受不了自己也会感动落泪。   林汝为:我这人不太爱哭,但是我有时候非常难过,你像我看妞子,妞子死以前那场戏,她不是肚子痛,叫唤滚什么的,化完妆她跟我说,那么点小姑娘,她说导演您再跟我说说戏吧,我就看着她那脸,我简直不行了,后来我说妞子你就原谅我吧,我说我现在说不了这戏,我说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你心里懂,我说你让我上一边去,她说行,这样我就躲开了,不然我当场就得大哭,我确实是受不了,我觉得是一个生命,饿死了。   主持人刘杨:导演这次来是领我们一个杰出贡献奖,这也代表对您成就一个很大的肯定,其实现在有很多后辈导演包括第五代,包括很多70代导演,你对他们或者对他拍摄作品有一个什么样的建议跟意见吗??   林汝为:我觉得现在跟我们那时候应该说物质条件、设备条件各方面条件都不一样。当然了我觉得剧本的内容丰富也是没法比的。但是有一些生产的过程,有些生产方面的事情,我是觉得还是要很认真。为什么呢?如果一个人催,大家也可能还不算太紧张,有好几个人催,我要跟别人合作,我得跟那制片人说,我说有一个条件,我就一个条件,他说什么条件你说,我说当演员有“激情戏”的时候,你要给我时间,给我时间就是给演员时间,给演员时间,演员有什么要跟讨论的,另外演员情绪是不是能够达到不要催,我说我保证你地外损失地外补,我一定加班加点的就把它完成,不会拖你的期。但是这个我就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能答应咱们合作,如果不能答应咱们就以后有机会再说了,这是我的态度。   主持人刘杨:谢谢导演。...

2015-08-13 01:14:27 新浪 阅读全文
柬埔寨射击场教游客投掷手榴弹

柬埔寨射击场教游客投掷手榴弹

柬埔寨射击场教游客投掷手榴弹...

2016-05-23 16:23:24 爱奇艺 阅读全文
视频: 国庆北方射击场留念

视频: 国庆北方射击场留念

视频: 国庆北方射击场留念...

2012-06-30 16:34:46 优酷 阅读全文
视频: 北方射击场

视频: 北方射击场

视频: 北方射击场...

2014-06-08 12:06:11 优酷 阅读全文
实拍美国德州13岁超萌小萝莉射击场专业玩实弹射击

实拍美国德州13岁超萌小萝莉射击场专业玩实弹射击

实拍美国德州13岁超萌小萝莉射击场专业玩实弹射击...

2015-04-11 17:44:32 爱奇艺 阅读全文
第二届深圳国际旅博会昨落幕

第二届深圳国际旅博会昨落幕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北京市惟一一个参加此次展会的区县,昌平区旅游委组织中国国际北方射击场......

2015-12-07 08:41 人民网 阅读全文
冰雪塞外别样美 内蒙古邀您来靓丽北疆撒撒欢儿

冰雪塞外别样美 内蒙古邀您来靓丽北疆撒撒欢儿

一样的北方不一样的冬季――呼伦贝尔中国冷极 距根河40公里处.地理坐标位... 是大型多功能......

2015-11-26 09:07 新华网北京频道 阅读全文
反恐特战队27、28集电视剧全集演员表1-40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

反恐特战队27、28集电视剧全集演员表1-40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

晚上在射击场附近,那敏找到了兔子妈妈.这时候,那敏对讲机里传来杨灿逃离反... 黑日组织的一号头......

2015-11-18 06:09 人民网 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本类一周热点